夏侯玄
夏侯玄(209年-254年),字字太初,曹魏沛国谯(今安徽亳县)人。魏征西将军夏侯渊从孙。父夏侯尚与文帝(曹丕) 友善,为魏征南将军、领荆州刺史、都督南方诸军事,封昌陵县侯。母亲为大将军曹爽之姑,出身于名门贵族。玄在年青时便知名于世。二十岁左右为散骑黄门侍郎。后降职为羽林监。曹爽辅政,擢升为散骑常侍、中护军。不久,又任征西将军,假节都督雍、凉州诸军事。爽与玄自骆谷率兵伐蜀,战败退回,受到时人的谴责。正始十年(249),司马懿乘曹爽随魏帝曹劳谒高平陵之机,率兵夺取政权,后杀死曹爽及其同党。玄虽未被杀,但也被夺去兵权,改任大鸿胪,又转为太常。嘉平六年(254),中书令李丰和皇后父光禄大夫张缉密谋,趁二月策封贵人,天子临轩之机,使宫门卫兵杀死司马师,让夏侯玄上台辅政。结果密谋败露,玄被捕入狱。在临刑时,“颜色不变,举动自若”,死年四十六岁。玄为“正始(曹芳年号)名士”之一,善于清谈老庄和辨析名理(以先秦名辩之法考查名与实的关系),他与何晏、王弼同为正始清谈派的领袖。

夏侯玄(209-254),字字太初,曹魏沛国谯(今安徽亳县)人。魏征西将军夏侯渊从孙。父夏侯尚与文帝(曹丕) 友善,为魏征南将军、领荆州刺史、都督南方诸军事,封昌陵县侯。母亲为大将军曹爽之姑,出身于名门贵族。玄在年青时便知名于世。二十岁左右为散骑黄门侍郎。后降职为羽林监。曹爽辅政,擢升为散骑常侍、中护军。不久,又任征西将军,假节都督雍、凉州诸军事。爽与玄自骆谷率兵伐蜀,战败退回,受到时人的谴责。正始十年(249),司马懿曹爽随魏帝曹劳谒高平陵之机,率兵夺取政权,后杀死曹爽及其同党。玄虽未被杀,但也被夺去兵权,改任大鸿胪,又转为太常。嘉平六年(254),中书令李丰和皇后父光禄大夫张缉密谋,趁二月策封贵人,天子临轩之机,使宫门卫兵杀死司马师,让夏侯玄上台辅政。结果密谋败露,玄被捕入狱。在临刑时,颜色不变,举动自若,死年四十六岁。玄为正始(曹芳年号)名士之一,善于清谈老庄和辨析名理(以先秦名辩之法考查名与实的关系),他与何晏、王弼同为正始清谈派的领袖。而才性之辩正是清谈的中心。反映在政治思想上是反对司马氏一派的。他的政治思想反映在选官的问题上也颇有见地,其具体主张是:一是审官择人要内外分工负责。主张在选拔人时中正官只应负责考查人的品德,排列出高下等次,如果与实际情况不相符合,则由下边推荐的人负责。授官用人之权而由台阁裁定。以使“内外相参,得失有所,互相形检,孰能相饰”。二是淘汰冗官,提高效率。他提出撤去郡守,只设州刺史。这样可以节省大量开支,对是非之讼,也不至相争,做到“琴瑟一声”,又可以避免安插亲朋故旧之弊。三是改易服制,禁除华丽靡费。他主张车舆服饰,都应力求朴素。如此“朴素之教兴于本朝,则弥佚之心自消于下矣”。他的这些主张,就连司马懿也极表称赞。在《三国志》本传注引《世说》中,说他有知人之明,在任中护军时,所选拔的武官皆为俊杰之士。他的沉着镇静也驰名当时,号称有“知人之鉴”的晋中书令裴楷,说见到他如同进入宗庙之中,令人肃然起敬。在临刑之前,廷尉钟毓 (钟会之兄)亲自审问,他严辞责问说:你既是秉承司马师的旨意来审问我,那么你就替我写供辞吧!给予无情的嘲讽和揭露。钟懿连夜写完供辞给他看,仍一言不发,最后从容而死。所著有《夏侯玄集》,今已佚。他是以老庄思想糅合儒家经义开创玄学清谈风气者领袖之一,故时人何晏说他:唯深也,故能通天下之志,夏侯太初是也。南朝宋时史学家裴松之在《三国志注》中称赞他尝著乐毅,张良及本无肉刑论,辞旨通远,咸传于世”。

弱冠知名

夏侯玄是夏侯尚之子,夏侯霸之侄,曹爽姑姑的儿子。

黄初六年(225)夏侯尚去世,夏侯玄承袭其爵位昌陵乡侯。

夏侯玄少时便有名声,在弱冠时担任散骑黄门侍郎。因在和毛皇后之弟毛曾同坐时面露不悦,而被魏明帝曹叡记恨,贬其为羽林监。

建议时政

景初三年(239),少帝曹芳即位,由夏侯玄的表亲大将军曹爽辅政,夏侯玄升任散骑常侍、中护军。

司马懿曾经与他谈及时事,夏侯玄提出了“审官择人”、“除重官”、“改服制”等政治制度,被司马懿赞同。后任征西将军,掌管雍州、凉州军事。

正始五年(244),夏侯玄与曹爽一起策划了失败的骆谷之役,大失人心,为时人所嘲笑。

入朝被抑

正始十年(249),夏侯玄被剥夺兵权,入朝任大鸿胪,不久徙太常。夏侯玄为司马氏所抑制,郁郁不得志。自从被征回朝廷后,从不结党营私,也未蓄养美姬。

据《魏氏春秋》记载:当初,夏侯霸与夏侯玄一同被征召,夏侯霸将南逃至蜀汉,想要叫夏侯玄与他一起离开。夏侯玄说:“我怎么能为了苟存自己而投降敌国呢?”于是接受诏命前往京师。

嘉平三年(251)司马懿去世后,许允对夏侯玄说:没有可以忧虑的了!”夏侯玄却叹息道:士宗(许允字),你怎么看不清时事呢?此人(司马懿)尚且能够以世代的交情善待我,而子元(司马师字)、子上(司马昭)是不会容忍我的。

从容受刑

嘉平六年(254)二月,中书令李丰与皇后父光禄大夫张缉密谋杀司马师,以夏侯玄代替他为大将军,以张缉为骠骑将军。李丰秘密地告诉黄门监苏铄、永宁署令乐敦、冗从仆射刘贤等说:你们几个人在内廷,不法的事很多,大将军这人严厉刚毅,反复强调,张当的下场可以作为鉴诫。苏铄等应诺听从他的命令。

司马师秘密得知了他们的计划,于是请李丰来相见。李丰去后,立即被杀。这件事下交给主管部门,逮捕了夏侯玄、张缉、苏铄、乐敦、刘贤等人,押送给廷尉监管。

夏侯玄到廷尉,不肯写罪辞。钟毓自亲自审理此事。夏侯玄严肃的责被钟毓道:“我有何罪?你要作为公府的令史来诘问我吗?那供辞就请你代我做吧!”钟毓因为他是名士,名节高而不可屈服,而在当夜就写出了罪辞,装作流泪交给夏侯玄看。夏侯玄看完后,只是点头而已。

之后钟毓上奏说:“李丰等人阴谋胁迫君主,诛杀宰辅,大逆不道,请依法论处。”曹芳于是会集公卿百官廷尉来合议,众人都同意钟毓所判处的结果。

曹芳下诏说:“齐长公主,是先帝遗留在人间的骨肉,宽恕她三个儿子的死刑。”于是,夏侯玄、张缉、乐敦、刘贤等,都被诛灭三族,其余的亲属迁到乐浪郡。

三月,夏侯玄在东市被处斩,临斩时,仍然神色不变,举动自若,从容受刑,时年四十六岁。